感言

恭賀香港考試及評核局成立40周年。在我退休之時,香港考試局(當時的名稱)才剛慶祝20周年。多年後再回望過去,很自然,我記得的都是自己曾親身參與的計劃與新猷。以下是其中特別讓我難忘的事……

1978年,我任職英文科科目主任,發現當時香港中學會考英國語文科的課程,不論是課程內容或評核要求,其取向都非常守舊。在1980年代以至90年代初期,考試局逐步將該科課程現代化。而我們從香港大學接辦的香港高級程度會考英語運用科,也面對類似的挑戰。

中學會考口試的問題尤其嚴重,十分鐘的測試內容包括描述圖畫,以及與口試主考員進行頗為陳腔濫調的對話,實不足以評核考生的說話能力。當時我們面對一大難題,考試模式如有改動便會導致主考員數目倍增,然而,我們招聘到的合資格主考員數目有限,令落實改革時困難重重。我們當時的解決方法是把考試時間改為20分鐘,並安排兩名主考員同時考核兩名考生。後來英語運用科考試改革時增設口試,亦成功套用中學會考口試的模式。此外,我們還把口試改為於晚上舉行,讓更多教師可出任口試主考員。

香港大學主辦英語運用科考試時已有聆聽測驗,我們接辦後發現,要讓坐在禮堂試場內不同位置或不同試場的考生,應考聆聽測驗時的聲音質素相近,原來極不容易。為了令考生獲得公平對待,我們改為使用無線耳筒及電磁感應迴線系統(magnetic induction loops)播放錄音,可算是向前邁出一大步,但仍距離理想甚遠。後來,我們採用電台廣播,要求考生自行帶備Walkman式收音機到試場,接收效果得以大為改進。不過,推行有關計劃並非易事,我們需要說服香港電台的高層管理人員,雖然有關安排會影響電台早上的節目編排,卻讓超過十萬名考生有機會接觸港台的英語服務,肯定對他們有利!

為中學會考引進聆聽測驗時,我們把握機會設計一張能綜合測試各種技巧的試卷。考生除了需要聆聽技巧,並須在資料冊中搜尋相關資料,才能回應試題要求。在考試中反映現實生活中運用英語的能力,從來都是艱鉅挑戰,是次改革實屬重大進步。

我早期當英文科科目主任時,曾負責統籌會考英文科作文卷的閱卷工作,卻赫然發現,當大批助理試卷主席評閱同一份樣本答卷時,所給的分數極不一致,超出可接受範圍(評卷參考包括計算文法錯誤的數目)。於是我們推行雙評制,把評卷參考改為採用印象式評分(impression marking),並且設計了一套複雜的電腦程式,以找出異於正常的評分,以及需要由資深閱卷員重新評閱的答卷。這些轉變確保考生獲得更可靠的評分,成績覆核的成功個案也因而大幅減少。

我也參與了把宗教科改為開卷考試形式的工作。這在1980年代初可算革命性的意念,有助減少死記硬背,更有效測試到考生的科目知識。但美中不足之處,便是令宗教科的作弊方式較其他科目更五花八門!

我出任高級科目主任期間最難忘的工作之一,是設計新增的高級補充程度通識教育科的課程,我更暫時放下日常職務達一年,以專注設計新課程。我十分熱愛這項工作,更覺得極富意義。當時我在家中工作,有一個五人支援小組定期監察我的進度。這科目有多個創新之處,包括課程範圍以問題而不是陳述句寫成、要求考生進行專題研習,以及考試並非要求考生作答事實性的知識。因此,所有教師與考生都踴躍出席研討會,以掌握這科目的評核目標。我們在研討會上回應他們的疑問,希望讓師生對這個香港教學及考試的全新方向感到安心。

回顧過去,我極感榮幸能為考試局工作,可為香港教育作出有價值的貢獻。
(中文譯本)
京力士先生
副秘書長 (1992 – 1996)
京力士先生
Copyright © 2019 HKEAA. All rights reserved.